孔聿为什么这么帅

孔聿/阿泠

良辰

【梦溪石寒露24h/1:00】

凤霄捡到了一只狐狸。


他觉得这只狐狸长得有些眼熟。


他把狐狸抱回了家。


小狐狸懒懒地看了他一眼,在他怀里翻了个身,继续睡自己的觉。


凤霄觉得这只狐狸很喜欢他。


他开始喂它吃的,小狐狸却只是瞥了他一眼,这么一下,凤霄终于想到狐狸像谁了。


某人待在左月局已经好久不曾出门了,既然见不到本人,蓐一下狐狸毛也是极好的。


忽然有一天晚上,小狐狸不见了。


兴许是自己回家了罢。凤霄这样想着,推开了卧室的门。


被子里有东西在蠕动。


他一把掀开被子,顿时呼吸一窒。


只见崔不去不着一缕蜷缩在床上,被光亮刺得留下眼泪,落在泛红的脸上,长发搭在身上,使得某些地方若隐若现。


凤霄一时没说话,竟分不清自己身处何方。


不待大脑做出反应,手已经向崔不去头顶的耳朵摸去。温热的触感激得凤霄一个颤动。


不过半月未涉世,竟不知世上竟有此等功效的药剂,能使人身长上兽耳。凤霄麻木地想,眼睛却止不住向下看去——果然有一条狐狸尾巴在轻轻地颤动。


平日里崔不去装得厉害,原来在这儿等着呢。


对方的身子已经缠了上来。


崔不去的指尖划过他的衣领,分明没有褪下任一衣物,却让他呼吸加重。


凤霄一手抓住他的手,一手握住他的腰。手是修长的,摸着很舒服,腰也比想象中要软。


今天的崔不去似乎格外的好说话,但却总感觉少了点什么。


这么想着,凤霄低头发现,崔不去的眼睛里含着恼怒, 嘴唇微张,似乎是想说什么,却因为身体的原因说不出话来。


凤霄恍然大悟。竟然是害羞到了这种地步,非得靠着药物才敢做出平日里不敢做的事。


对方的唇也凑了过来,不知是不是体温高的缘故,连带着唇色也不似平日般偏白,而是诱人的红色。


既然是对方刻意引诱在先,也不怪自己无礼了。


凤霄......


凤霄醒了过来,看着被子里的东西,黑了脸色。


算算日子,距上次见到崔不去,已然过去半月。


距离上一次进一步交流也已经过去月余,却迟迟没有更深层次沟通,这令凤霄十分苦恼。


指望崔不去过来找他是不可能的,看来今天还是得去左月局一趟。


对于某人前段日子每日都找各种理由来左月局坐坐,唠唠嗑的行为,崔不去已经懒得理他。好不容易半月没见,这又不知道是哪股风把他给吹来了。


“半月不见,你的气色倒是好了许多。”


崔不去搁下笔,缓缓道,“半月不见凤府主,只觉气血畅通不少,身子自然也就好得快了。”


凤霄盯着那一张一合的嘴唇,不知怎的,竟是想起梦里崔不去泛红的脸颊,那张嘴也不是用来怼人而是用来亲吻的。


他这么想着,也这样做了。


直到分开时,崔不去还是保持着愕然的神色,过了好一会儿才道“这便是你用来检查我身体好坏与否的方式?”


凤霄满脑子全是狐狸耳朵狐狸尾巴的崔不去,此刻看着崔不去仿佛看见了狐狸肉,恨不得马上啃上一口。


“虽然知道你的身子没有好完全,但我查过,这种事情应该不打紧。”


“?”


不待崔不去反应过来,他整个人已经被打横抱起来,稀里糊涂被吃干抹净,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。


他毫不犹豫把某人踹下了床,并吩咐下去不得让此人入内。


自那次被赶回解剑府半月以来,秦妙语总是瞧见自家府主每日早晨去过左月局,日落才回来。


难道崔尊使还没烦他吗?


她悄悄向左月局的人打听,凤二府主每次来门口转悠一圈,得知崔不去仍旧闭门不见的消息后就走了。知道了这一点后,秦妙语对于凤霄每日不经意间提起崔不去是如何想他的话呵呵一笑,并不再理会府主自欺欺人的做法。


评论(12)

热度(117)